活   动   说   明

点击数:1096 发布时间:2016/3/28

        贯彻习主席对文艺工作的讲话与文艺25条
       让优秀传统中华文化“走出去,请进来”民乐学术交流

  我们为什么要开展“走出去,请进来”的民乐学术活动?

  一是为本省打造文化品牌,也是继承与创建本省民乐学派的具体行动.
  二是接通我省大学与台湾、各省大学民乐人的联系是互利双赢的活动

  我认真学习了习主席关于文艺工作的讲话与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工作的《意见》后,经常思考,我是一个爱国的知识份子,应该为国家做点有益的事。
  我作为一个任福建省民族管弦乐学会十多年的会长,应该把全省的民乐同行团结起来,把省的民乐事业推上一个新的高度,但又感到十分困难,分析其原因,是多种的,观其社会现象,我看到:
(一)中国不知从何时开始,各省的音乐家,有相当一部份人,央视的歌手唱什么歌,我也唱什么歌,北京的名家奏什么曲子,我也奏什么曲子,有相当一部分省里的朋友,从做学生到评上一级演员、教授,唱的、奏的还是那些曲子,“通用粮票“用了几十年;
(二)本省的音乐创作,演出、讲学,文艺方面的领导,也越来越多的去请京沪的作曲家、演员,为本省服务,本省的音乐家快失业了;
(三)京城的一个二级演员,到省里演出、讲学,宣传广告,可称”大师级水平“,费用高出省里数倍,省里的专家,身价越来越低;
(四)只有陕西省的民乐专家,向全国宣布:长安乐派的存在,秦派二胡、秦派筝,走进中央院、中国院讲学、演奏,示范秦派音乐风格、演奏特色;以赵季平为首的陕西作曲家群体,被全国多个省请去作曲;陕西省的政府为他们省的民乐家出资,开作品音乐会,发给从艺XX年奖状。而不少省的文化官员还不懂得这样做,对推动和繁荣本省的文艺会起多大的作用。我们看到,陕西省的民乐演奏家,作曲家身价倍高,鲁日融、关铭、赵季平等老师走到京城、两院,他们的身价倍高;
{五}我看到,京城里的音乐家身价倍高,靠的是他们工作的单位是最高学府、中央级、北京的专家;而陕西的音乐家身价也高,是他们有秦派民乐乐派,我们各省的乐派早已让人忘记了,没有乐派做后盾的省里的散装民乐人,被人看成是“老艺人”、“小庙里的菩萨”。出去讲学、演出,身价、报酬都让人寒心。
一句话,人的身价靠品牌,品牌是靠自己的群体打造出来的,我们为本省打造文化品牌,也就是为自己打造品牌。,
  以上五种现象的存在,我是一个在省里从事作曲的“小庙里的菩萨“,我个人无法改变现实,但我也要,求生存啊,我个人采取一些应对的办法是:以别人意想不到的社会需要的音乐题材,拿出真本事,拿出有良好效果的作品来,到外省去寻找生存,十多年我已有九台大型音乐作品,在北京、香港、台湾、澳门、广东、河南、福建等省的14个城市得到演出。请看这些城市演出我的作品的,彩色剧照与DVD录象。我所走的路,虽然艰辛,但总在前进,总在成功。我的这些大举动,省里主管文化的领导,还不知道,我想的是为省、为我们这个民族做一些有益的事。这样做符合习主席文艺讲话的精神,所以我一直在坚持做。要把这一工作做到北京,做到全国,走上国际!
  因此,我作为福建省民族管弦乐学会的会长,要把我省的民乐同行的事业,用我的经验,把全省的民乐朋友们,推上一个新的台阶、新的里程,在事业上有一个飞跃,于是,我在2015年12月4日,在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在湖南省芝江市开的全国考级会上,提出“走出去,请进来”与全国各省学会进行“为继承与创建各省民乐乐派而奋斗”的学术活动。这一活动一提出来,就得到大家的一致叫好,表示愿意共同完成此活动。关于活动经费的来源办法与人员组成具体设想我已发给有关省的学会,这里不谈了。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各省参加走出去的专家,都是本省有多年本地音乐流派专长的人,只有像我们这样的,在省里是跨系统、跨界别的、只搞民乐的社会团体,才能组团,才能聚集得起来这样多省里的多品种的民乐精英,在同一时间走出去讲学、演出展示技艺,需要说明的是我们是没有政府资金资助的一群人群,一个个民间社团。
  我国过去各省都有各自的民乐流派,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都曾有,把省里的民间艺人或专家请到学院任教,那时这些流派被请的人,身价倍高,现在却相反了.我们搞”走出去,请进来”的活动,最后一站是晋京展示各省的绝活,让央视《风华国乐》采录我们的展示、讲学与演出.这样,一则能提高我们省里专家的身价,二则会大大推动各省专家把事业,推上一个新的高度.这就是在为一个省从文化上打造文化品牌,这一活动各省连续搞五年,我想全国民族音乐事业,必然会出现五彩滨纷的局面。
  另外,我们要求自己走出的人,人未到之前半个月,把介绍去讲学、演出的彩色宣传照,要先在讲学地方张贴出来,各省学会要到我省讲学、演出专家的彩色照也会提前在我省张贴出,并做好录像工作,以便放在网上宣传。
  我这个学会的口号是:“为继承与创建闽台民乐乐派而奋斗”。我们提出向陕西的鲁日融、关铭老师学习,他们一个是湖北人,一个是河南人,在陕西从事民乐工作几十年,前几年陕西的民乐朋友们,向全国宣布:长安乐派存在了!并得到了政府的重视与支持。
  要成为一个民乐的乐派要有哪几个条件呢?我总结应具备以下几个条件:(1)要有一大批掌握本省音乐风格的老师(领军人物、将来的师祖)演奏家,他们有一大批学生(传人);(2)有众多本地音乐风格的民乐乐曲(传统的与创作的);(3)要有能把本地特色的演奏家的演奏技艺、风格、乐曲,从理论上总结、归纳起来的理论家、理论论述的文章;(4)要有众多的“乐迷”,即热爱我们事业的追随者,请看尹派越剧、梅派京剧、潮州的筝,中州派的筝----我省与台湾语言相通,音乐风格一脉相承,我正在与台湾的民乐朋友们,联合搞“为继承与创建闽台民乐乐派而奋斗”的活动。我提醒诸位,个人单干,名气再大,还只是被人称作“老艺人”,联合起来才能成为派,同样一个人,被人称谓“一代宗师”、“XX派师祖”。
  我们现在搞的这些活动,都还是自发的,民间的,我们要做到像陕西民乐朋友们那样,得到政府的支持。
  我们的政府“处于改革的深水区”,各方面都在向发达国家学习,是真正想把我们的国家、事业搞的更兴旺发达。在经济、外交、科学、军事等各方面,都有高人不断向政府提出建议,要怎么样把工作搞的更好。而文化方面,音乐方面,我们是主人,我们也应该向政府建言献策。政府官员不一定懂得音乐方面具体要怎么做,我们不要动不动就骂娘,骂人家腐败,我们应耐心的向政府官员提出来,你讲的有道理人家会支持的,我举几个例子:
  这几年我向政府提出了几项建议,基本上都采纳了;(1)2012年我向中共中央主管意识形态的领导,建议立即停止各地没完没了的晚会演出,被采纳了,还打来电话向我致谢;(2)2013年2月,我给主管文化的中央官员与福建省委书记写信,建议设立国家与福建省的文艺基金,又被采纳了。但文艺基金设立了,这基金却成了文艺团体的专项贴补,个人、退休的作曲家却得不到;(3)我向中央主管文艺的领导提出:“文艺界的两个腐败之源---职称评定与省级、国家级评奖、比赛,必须改革,政府对比赛、评奖有作了部分改革。
为使我们“为继承与创建各省的民乐乐派“的活动,得到国家与各省政府的支持,我又想到两项向国家与省的领导,建言献策,我希望各省的民乐同行,共同行动,找你们当地的两会委员,在两会上作为提案向政府提出建议:(1)建议国家与各省设立老年作曲家与演奏家作品与演出录像与出版专项使用基金;(2)建议国家与各省设立:音乐与戏剧图书、音像博物馆。我已写好较详细的文字,各省的朋友们如果能像有位全国两会某委员那样的精神,他十年内,年年搞提案,建议国家不再向农民征收农业税的提案,他的提案终于被采纳了,我相信,我们向政府的建言献策一定会感动上帝,那时我们的活动就不再是民间的行为了。
  我们这个全国性的民乐讲学、演出交流活动,我希望达到以下几个具体合作事项:(1)搞好一个全过程的录象资料,在双方的网上展示;(2)一套宣传来访专家的彩色照片,在双方网上展示:(3)互换双方的作品乐谱与音乐像(包括理论著作),回去后把作品再印出来,发给全省的会员,演奏这些作品;(4)留下相互的电话、手机以便今后再进一步的专门邀请某专家,再次到你省作长时间的专题讲座:(5)这一活动最好与当地的有音乐专业的大学联办,一个大学自己办成这一活动较难做到,但大学有老师有学生,他们参与了我们的活动,就等于我们有了后续活动,联办是互利双赢的事,通过联办我会可以把双方的大学关系接通对双方的大学都有好处;(6)有可能接待方,可向乐器厂商拉点赞助,让其作为承办者,或向当地政府求助,让政府作为主办方,借这两方的力,减少我们出访方的经济压力,但目前我们还无把握的情况下,不强调这一点,要不然事情就办不成.
  以上是我的想法,各地的民乐朋友们,可以在具体活动中,进一步丰富我的想法。大家只要把我们的这一学术看作是为繁荣本省本地民族的音乐活动,是能提高参与者人生价值的活动;是为本省打造文化品牌的活动,是为家乡争得荣誉的活动,是符合习主席文艺讲话“让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走出去” 的精神的活动,只要我们有移公移山的精神,我们的活动就一定越办越好。
  因为这一活动有以下五个有利条件:
  (1) 大方向符合习主席“让优秀传统中华文化走出去” 的指示;(2)各省都以该省最高水平的艺术家为本省打造文化品牌影响大;(3)“为继承与创建闽台民乐乐派而奋斗”,既是为行业组织打造品牌也是为自己打造品牌:(4)对受众来说是一次领悟各地特色音乐风格与绝活的难得的机会,从而,起到推动当地的民族音乐的发展。


                         2016年3月28日于福州

 

 

  • 上一篇文章: 福建省民族管弦乐学会会员登记表
  • 下一篇文章: 重 要 通 知
  • Copyright@福建省民族管弦乐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37143号